第二届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于2021年7月15日、16日在山东青岛举行。期间,IBM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Arvind Krishna受邀远程参加了由《财富》杂志主办、以“岁月磨砺,基业长青”为主题的财富全球百年企业论坛,与《财富》杂志首席执行官穆瑞澜(Alan Murray)就IBM的百年创新史、企业的数字化重塑、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等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以下是现场视频和访谈实录节选:
视频链接:https://v.qq.com/x/page/w3260xqla3q.html (来源:财富中文网)

穆瑞澜: Arvind,非常感谢您能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Arvind Krishna: 很高兴能在这里和您一起,与大家交流。

穆瑞澜: IBM成立于1911年,最初是一家计算制表记录公司。它的历史几乎可以追溯到整个计算行业的起点,追溯到20世纪公司的起点。你们公司的生存秘诀是什么?你们是如何在快速发展的科技行业中,让一家这么大的公司持续发展超百年的?

Arvind Krishna: 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给出一些答案。我也许能说上一整天,但我会尽量言简意赅。这可以追溯到达尔文的生存法则:能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环境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你必须能够改变,你必须顺应客户和社会的价值而改变。你不能沉迷于过往的辉煌。当然,为自己的过去感到自豪很重要,从中汲取教训更是必要。正如大家所说,不从历史中汲取教训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我认为你必须学会适应,必须去有价值的地方。你必须学会观察周围的情况,而不是仅仅往回看,我认为这就是秘诀。
仔细想想,你说到计算制表记录(CTR),我们接着做电子机械计算机、收银机、称重机,接着是打卡机,接着是电子计算器,银行利用它获得了很大的优势,接着是晶体管计算机。然后是各种新型计算技术、人工智能,以及即将到来的量子计算时代。我想,这就是您刚才提到的计算技术发展史。

穆瑞澜: 即便是在今天,也有分析家认为IBM会败给(美国)西海岸(硅谷)的那些新生科技公司。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您确信这不会发生吗?

Arvind Krishna: 这一切的关键在于,我们是否了解我们能够在哪些地方为客户提供价值。有人会问我,你们要成为社交媒体平台吗?我说,绝对不会,回想一下西海岸公司过往的历史就知道。顺便说一下,不仅仅是西海岸的公司,中国的公司,其他地方的公司都会去争取赢得所在领域的竞争。说到消费级技术,无论是下一代智能手机,还是图片识别,还是语音到文本的转换技术,我认为诸多具有庞大消费者基础的公司将领跑这些领域。
但现在,提到帮助你运行支付系统,帮助你处理资金在不同国家之间的流动,帮助你了解航班预订流程如何完成,解决核电站维护方面的担忧等方面——在软件部分提供帮助,而不是实际的机器设备和人力,我们都非常擅长。
我的一位客户告诉我,新冠(疫情)开始的时候,他非常担忧,“在新冠疫情的前几个月,我们的业务量增长了4到5倍。多亏你们提供的基础设施和软件坚如磐石。要是没有这些,我们就惨了。”那些才是我们真正擅长的事情。我认为有了这些技术,我们就能帮助客户转向云端,无论是公有云还是私有云,利用我们在庞大的开放生态系统中借助开源创新建立起来的平台。然后,我们有了这一整套能力,包括各种技能、专业知识以及客户认可。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我们会成功,因为这就是未来的计算环境。

穆瑞澜: 您的公司押注混合云概念,不是云而是混合云,为什么这一点十分重要?

Arvind Krishna: 一般来说,一家大型企业或政府机构,他们是只使用一个公有云还是同时使用多个?我认为,90%以上的企业或政府机构会选择多个。他们会接着在自己的数据中心使用私有云吗?70%会给出肯定回答。跨越多个公有云和私有云,就是混合云的世界。它覆盖了整个市场70%以上的需求。我认为押注混合云并不是很冒险。押注于此实际上意味着,那些能够帮助客户在混合云环境中运转的公司,可创造巨大的价值。

穆瑞澜: Arvind,您和IBM都非常重视培养下一代人才。而且您不仅关注那些可能最终在IBM工作的人才,还着眼于提供全球经济未来所需的人才。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做吗?

Arvind Krishna: 当然可以。当社会中有充足的人才具备我们所需要的技能时,我们所有人都会受益。当社会有更多的人拥有生活工资时,我们也会受益。我们希望接纳人才,无论他们有怎样的背景。因为我确实相信很多人都有天赋,但需要机会。我们的目标是帮助数百万人提升能力。我不会就此定下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我认为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我们应该能够提升数千万人的能力。当我们这么做时,他们就能进入劳动力市场。我们会拥有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

穆瑞澜: 我想会有人问这明明是社会的问题,怎么是IBM的问题?是什么使它成了IBM的问题呢?

Arvind Krishna: 这显然不仅仅是IBM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但我们是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我们有很多人力资源,我们有很多培训材料。我们可以提供这些东西。我们可以为一些人提供学徒、实习和工作的机会。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的重要责任就是去提供这方面的帮助。顺便说一句,不只是我们这么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亨利·福特(福特汽车公司创始人)早在1910年代就开始这么做了。如果你能帮助提升周围的人的能力,也许他们最终会成为你的好客户。

穆瑞澜: 您刚才提到人工智能,还提到IBM在量子计算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您如何看待这两项技术的未来?

Arvind Krishna: 人工智能是我们已知的从所收集的数据中释放价值的唯一途径。今天,我们产生的数据量已经超过175 ZB,即21个零。这个数据量非常庞大,人工流程是无法从中挖掘价值的。人工智能是我们知道的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方法。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的客户、美国知名药品零售商CVS要推广疫苗接种项目,他们要在1万多个站点给人们注射疫苗。他们预计会收到大概2000万询问电话。你能想象在两周内建立一个呼叫中心,一个季度处理2000万电话吗?他们没有这么做,而是咨询我们能不能做一个Watson智能对话机器人?令我很高兴的是,(事后CVS的)高层告诉我们,70%的呼叫都是通过Watson处理的。大家对它的服务感到满意,并表示感谢。因为机器不会累,所以总能表现出良好的态度,给出正确的答案。但当它回答不了一些问题时,其余的30%呼叫就会让人工来处理,我认为这是人工智能使生活更美好的一个绝佳例子。
至于量子计算,我们已开始着手发展超级计算机。它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唯一会给我们带来下一个10到100倍的算力提升的技术,这可以给我们带来新的材料或能源,也许还可以帮助解决碳封存的问题。这就是量子计算(的潜力)。

穆瑞澜: (我们的对话发生在第二届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期间)会有很多中国观众观看。许多人把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下一代技术描述成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重要竞争。您如何看待中国在这些领域的竞争?

Arvind Krishna: 这是一个全球化社会。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全球贸易会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有贸易就有竞争,政府和国家安全问题就留给政府处理。IBM是一家商业公司,企业竞争不分国界,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努力建造一个全球大市场。如果我们能在公平的规则下做到这一点,那么我认为所有的竞争都是好的。因此,竞争不一定是坏事。作为一个商业人士,我会告诉你:竞争会带来更好的价格、更好的产品、更好的服务,更好的客户。

穆瑞澜: 如今,中国市场对IBM有多重要呢?

Arvind Krishna: 中国市场(对IBM)依然非常重要。在这里,我们有庞大的业务体量。我们很荣幸能在中国IT服务市场占据第一位。我们有幸能够为那里的许多大型机构提供技术,特别是为银行业提供实现国际支付的重要技术和关键基础设施。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事情,我们非常感激能够拥有这样的业务。我们希望在中国的业务将来继续壮大。

穆瑞澜: 您对IBM在未来百年继续基业长青很有信心。

Arvind Krishna: 我完全相信IBM的基业会长青至下个世纪,甚至更久的以后。

穆瑞澜: Arvind,非常感谢您能抽出时间与我们交谈。

Arvind Krishna: 穆瑞澜,很高兴能与您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