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回顾软件开发书籍

Comments

Illustration 在合适的时间让合适的软件书籍到达合适的读者手中,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事情。作者、编辑、图书出版商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而且相互影响的作用。为了证明本文观点而被采访的人,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作者而不仅仅是在纸上写字的人。正如编辑所展示的,书籍的生命周期中不可避免地需要涉及到出版商,出版商涉及到书籍开始的生产到最后的发行,甚至有些时候还不止这些。

在随后的文章中,我采访了 Mary O'Brien , Addison-Wesley 出版社的执行编辑。而且我还组织了对 Joe Marasco ( 退休前他是前 Rational 软件的副总裁 ) 和 Terry Quatrani (IBM 中 UML 的倡导者 ) 。可以通过 mary.t.obrien@aw.com 来联系 Mary O'Brien 。

在学习工具中,书籍占有统治地位。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它尽管受到来自光盘、电子书、可在线搜索的数据库的挑战,却仍然是获取知识的最受欢迎的方式。事实上,据美国出版协会报道,从 1997 年以来,书籍销售增长达到百分之三十六,这是非常令人惊讶的。1 在软件开发领域,随着编程语言的发展、新的设计技术发展、管理不断增大,项目越来越复杂,开发者必须不断地获取知识,这些职业人士经常会寻找那些能满足他们迅速学习需求的书籍。

正如最近,Boston Globe 在文章中所说,“正是计算的增长促进了书籍提供知识作用的增强,并且网络和其他数字技术刺激了著书业的发展”这看似矛盾的话却是真理。2 IBM Rational 作者 Terry Quatrani 作出如下宣告:“我需要书籍。我希望能够随身带着它们,带着书签,并且能够在书上作笔记。我会将书籍带到一个游泳运动会上,我可以一边读书三个小时,一边等待观看我儿子在水中的二十五秒冲刺,然而这样的事情对于在线搜索数据库而言,是无法做到的” 。

主动的编辑

开发者想从书中搜寻哪些东西呢?通常,他们需要开发技巧、理解方法学或者两个皆需要。购买复杂工具的业务或技术经理,在培训他们自己的使用者之前需要理解这些工具。使得合适的书籍到达合适的读者手中需要编辑或出版商决定以下三件事情:

  • 需求――一本书应该阐述什么样的主题
  • 读者――谁将阅读本书?
  • 作者――谁是最好的作者?

答案并不是直接的。根据 Mary O'Brien 所说的,基于对波士顿的图书出版商 Addison-Wesley 的执行编辑了解,她的工作就是一直在做这些决定,而且是从不同方面来做这些决定。 O'Brien 专门研究面向对象软件开发、 UML 和 openGL 编程。她也负责指导最近创建的 IBM 出版社的 Rational 部门,该部门专门出版关于 IBM Rational 软件产品和方法的书籍。

她大约每个月提出一个十到二十本书的申请 ( 有时候在一个会议之后,一天就能收到近十本书的申请 ) ,回答那些希望提交申请的预期作者的问题,在 IBM Rational 大学教育或者在其他的地方深入用户群,并与那些对书籍有好的想法,并且将这个想法寄给她和其它的两三人的朋友,并与他们见面。她也会每个月去会见她的核心顾问――那些像 Grady Booch 这样在业界的重要人物,他们讨论项目、想法,更通常的是为 Addison-Wesley 应该出版哪些书籍而献计献策。此外,她还参加业界的一些会议,向推荐者提供会议,找出哪些人写文章,哪些人做技术培训,回复 Addison-Wesley 的作者以便与其他人联系。

尽管 Addison-Wesley 主要的销售来自于零售市场, O'Brien 也从学术界开发这些书籍交叉的潜力。她花时间在当地的校园(如麻省理工学院)与教授交谈,走访书店去查看是否有人使用她认为需要阅读的书籍列表上的书。如果正在出版的书籍有明显的校园市场潜力(例如面向对象设计的书籍),她就会选择一些教授参与读书和评审的周期内的一些活动。

和每个 Addison-Wesley 其他的编辑一样, O'Brien 也花时间在程序员社区上学习常规的活动,研究关于她那个特定研究领域内的一些有挑战性的问题。这就是 Addison-Wesley 编辑确定什么是最近一年半至两年内的研究热点的方法。有时,这就是正在进行的热门主题。例如,对基于 UML 建模的兴趣一直在提升 Terry Quatrani 的《用 Rational Rose 进行可视化建模》这本书的销售量,该书已经证明是热门畅销书,现在已经出第三版了。

当前, O'Brien 的一个研究主题―― 安全是一个热点主题,就像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和网络服务一样。“现在,每个人都想提交 SOA( 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 ) 的申请”但是,她并不是在等待。正如她所说的:

“成功的编辑是主动的。我们主动出去会见社区中的人,问许多问题,然后最终确定主题和我们所要合作的个人。而不是等待好的申请到我们这里来。我将文献编辑的作用视为连接器……出版都是围绕着关系进行的。他们连接作者之间、作者和评审人员、最后的作者和读者的想法。”

她的市场调查在出版后也没有停止。例如,在一本书出版了以后, O'Brien 会邮寄以口头语言表达的邮件,也就是说,她免费赠送一些书籍给业界的领导人物,字里行间会有一些个人写的笔记“希望你喜欢它;让我知道你的想法”,并且她会请求开发者在一个在线的开发者网址上发表他们对书籍的意见。主题区域会表明她卖掉了多少书――平均每本标准的书卖了五十本。有些事情真的是十分新鲜和令人激动的,例如 Bob Maksimchuk 和 Eric Naiburg 的《纯粹人类的 UML 》,邮件的数目已经达到了一百份。当她收到关于出版书的 email 时,她会选择最有价值的一些构造一个数据库, Addison-Wesley 市场营销部可以将这些信息的摘录用于杂志和评审。

成功的书籍经常会出版第二、第三版,所以 O'Brien 整理了一个大的表――包括新的和旧的标题。她充当起一个联系人的角色,负责联系每个作者和跟踪的销售书籍,以决定是否需要和什么时候需要发布一个修订版。例如,对于 Grady Booch 写的一本关于面向对象分析与设计的书,她会识别哪些人会回去购买和评论它,调查哪些内容是他们在修订版中希望看到的,她会会见采用此书的教授,咨询他们如何使用此书以及是否希望看到此书的第三个修订版等。然后,她将会回去找到 Grady Booch 跟他说“这是人们想看的,你怎么认为呢”。如果某个作者进行修订的工作过于繁忙的话, O'Brien 会在得到原作者审查和许可的情况下,和一个作家团队签订契约来做这件写修订版。在这种情况下,原作者的名字仍然会出现在此书上,但是团队成员享有标题下的署名和取得版税的权利。

到达合适的读者

有些读者会根据主题来买书,有些是受到作者的影响――尤其是像 Grady Booch, Philippe Kruchten 或者 Barry Boehm 这样的思想大师,还有些是受出版商的影响。对于许多顾客来说,书籍是学习新工具的一种方式,例如 IBM Rational ClearCase 。事实上,在软件图书市场,读者基本上就是用户,教程风格的书的风靡程度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随着软件变得越来越高级,以及新应用的引入,对介绍性的书籍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事实上,在复杂的软件世界里,每个人实际上都是新手。 Addison-Wesley 的纯粹人类系列就是基于这种思想来设计的,正如 Terry Quartrani 的《用 Rational Rose 进行可视化建模》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越来越多的专业软件图书出版商逐渐意识到,读者需要新的,改进了的入门书籍。根据 Judith Rosen 在出版商周刊上说的话:

“当今出版的入门书籍和点com 泡沫时出版的书籍一个关键的区别在于:现在的标题趋向于使用更多视觉化的方法。信息经常会被组织成处方似的风格,一步接着一步来”。3

她指出 Cisco 已经拥有针对网络新手和初级的 IT 专业人员的 First-Step 系列书籍。 McGraw-Hill / Osborne 也有好几个初级介绍性的系列书籍。在 Idea 集团,一个技术书籍的出版商正在准备进军全体专业人员市场,筹划一套“给专家的建议”这样一套系列书。

在“它们教你技术的时候,至少给你一个实例,你可以运行它们”的意义上,大多数推荐给 O'Brien 的书籍是教程性的书籍,这一点并不出人意料。相比较而言,参考书目主要集中在重要的技术。 Booch 的 UML 参考书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在很多情况下网络已经取代了图书,搜索引擎和在线可搜索数据库给读者提供了相当丰富的相关资料。 Safari ,一个针对 Addison-Wesley 专业人员的基于网络的出版物,为那些只有软件的书籍提供了一个扩展库,使得读者可以很容易的搜索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代码片断。这些资源要比任何形式的打印出来的目录和索引要好的多。

根据 O'Brien 所言,人们使用 Safari 来访问前面列表和后面列表的书籍内容,而且对 Safari 在线可获得特点的利用,并没有对纸印书籍的销售带来负面影响。由于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获得数据, Addison-Wesley 经常给纸印的参考书(比如 Jim Rumbaugh 的书)配备一张光盘,这样使得用户可以迅速的查找书中的内容并定位到某些特定的信息。

寻找最好的作者

每一位预期的 Addison-Wesley 的作者必须提交一个申请表,表中描述了市场定位、此书相对于其他书的有用性以及他们预想的促销书籍的手段。尽管公司不要求作者有这些方面很深的知识,但是在创造一本即将销售的书时,他们必须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虽然技术的发明者不一定就是熟练或精明的作者,当新技术出现的时候,他们确实是 O'Brien 首先希望寻找的人。通常,他们会引导 O'Brien 找到那些将会最终写这本书的人。专业人员培训师是一个很值得期待的候选人选。例如, Mike Hernandez 教授教授数据库设计课程,并且基于此课创造了一本畅销书,名为《纯粹人类的数据库设计》,现在已经出了第二版。他还为其他系列书提供支持,帮他们以该系列书的不同风格构思书籍。

O'Brien 也收到通过各种渠道主动提供的申请。申请人可能从 Addison-Wesley 的网站上找到她的名字;她也可能收到一个已经写过书的人的推荐;或者潜在的作者可能已经问过当地的书店哪些出版商的书籍很走俏,然后会选择跟她联系。

一旦她找到很有希望的作者,在图书出版之前, O'Brien 需要处理许多步骤,即管理并开发项目,从申请书到精装书(包括进行同行和测试用户评审),推销该书。因此生产、销售员工都需要接受此书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从作者这方面来看,这个过程十分复杂,甚至有些苛刻。正如我采访过的两位作者说的,看到自己的书在印刷中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但是如果是三个作者的话,困难会出乎意料的大。他们需要在多个阶段执行多个任务:写申请;更改申请;协商合同;撰写并提交多个草稿;响应同行评审的意见,与开发编辑进行合作;检查编辑;验证印刷术和封面拷贝;和销售者进行促销合作。有些作者还有一个图书签名的旅行。

他们还会再接受采访么?也许吧。和我交谈的两位作者对能够通过分享自己的经验、知识、学过的课程,来满足别人的需要都感到非常满意。什么喜悦会超越看到自己的书被摆在书架上让你感受的那种感觉呢 ?

对作者 Joe Marasco 的采访

Joe Marasco ,已经退休的前 Rational 软件公司的副总裁,今年从 Addison-Wesley 出版了一本书。软件开发前沿:评说管理成功的项目。

JH: 我知道您写的即将出版的图书是关于管理大的软件开发项目的艺术。是什么激发你有写该书的念头 ?

JM: 我写了超过 20 多篇文章了,大部分是给 Rational Edge 专栏 "Franklin's Kite." 写的。这些文章的接受程度很高,人们鼓励我把这些文章合在一起,以书的形式出版出来。

你是如何开始思考出版该书的,在你申请之前你花了多长时间 ?

这个过程相当长。一个大的困难在于接恰适当的编辑,并且说服他们出版那些已经在网络上出现过的东西。

申请的过程是怎样的?

我按照一个模板写了申请,一些样本的提议卖的很好。然后我让一个代理到各个出版社逐家申请。一年以后,我有了大约一打拒信,所以我辞了代理。最终, Addison-Wesley 的 Mary O'Brien 的回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认为我的书有价值。几个月后,我们签订了合同。我的坚持终于有了价值。

你在使书得到出版的过程中经历了哪些步骤?

这个过程有几个步骤。首先,出版商希望删掉若干章节,所以他们的生产部门能够预见管理我随后给他们的资料究竟有多少困难;这是一种原型设计。然后,我创造出整个书的的工作草案来接受技术、内容评审。当评审结果返回时,我与开发编辑合作,整合反馈,这样就产生了最终的版本。这使得我进入了 RTP (生产前的发布)阶段,出版者指导了文字编辑 的周期:修正拼写、语法、标点和前后不一致的地方。我开始检查他们的修改。所以在那时,我对原稿进行了两次完整的检查,一次是检查内容一次是文字编辑 。在那以后,我得到了“首页”,它是该书的完整布局。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画像被如此专业地处理,并且放到封底。头像是分开提交的。所以现在我开始第三次检查所有的事情。这是最后一次了。之后,它将被送入打印机中。

你的书的市场在哪里?谁将是主要的读者?

我们有两个渠道。首先,它将会在 Amazon 和像 Borders and Barnes & Noble 那样的书店出现,正如那里占有很大的市场的普通版图书一样,这种渠道针对软件专业人员,软件开发经理以及他们的经理。有趣的是,大部分人认为该书既适合业务经理又适合软件经理。所以,我们认为这就是市场。第二种渠道是教科书市场,虽然这个层次可能不太适合本科生,我们看到它被用在研究生的课程当中,作为间接的阅读材料。计算机科学、计算机工程、商业等专业研究生的课程是可能的目标。

你将如何参与到它的促销活动中呢?

我们正在努力呢,我希望能够出现在各种贸易展览会中(比如 2005 IBM Rational 开发者大会)和其他一些 Addison-Wesley 认为合适的活动中。

你的书需要满足什么样的需求?

我在业界闯荡了四十年,犯了许多错误。当然也积累了成功的经验。我努力地在文中捕捉那些学到地经验。诀窍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一个老朋友曾经评价道“名字和内容都在变,但是情况总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巧妙的地方就在于看清哪些成分是共同的,哪些成分是新的。如果你可以学会做到这些,你就可以做出明智的决定。然后,如果你可以按照这些决定去执行,你的成功的希望就大大增加了。希望本书可以在这些方面给你帮助。

你认为软件管理方面还有未满足的需求么?有没有打算再写一本书?

虽然书的数量在增加,但在这个领域内鲜有好书。有两本经典的书籍: Fred Brook 的《人月神话》,该书在其出版后的三十多年仍然在改进;另外一本是 Walker Royce 最近的《软件项目管理:统一框架》。这两本书是必读的。我的书希望能够成为这些著作的有益的伴侣。至于再写一本书――嗯,第一本书已经用了我四十年来筹集素材,虽然说我还有一两个好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目前还不成熟。

你写这本书影响到你的生活了么?

是的,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认为是的。在一段时期内写书甚至占据了我的生活。当评审结果返回的时候,我意识到写书是一项巨大的自我行为,比在每周在最后期限前写一个专栏要复杂多了。即便在我认为书基本已经写完了的时候,我发现怎样把产品推向市场也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的。

事实上,作为一个有经验的项目经理,其实这种情况不应该使我感到惊讶。然而,正如其他一些事情,可怕的地方在于细节。它牵扯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Addison-Wesley 的人绝对是非常专业的,而且工作上十分容易相处的。总体而言,写书是一个非常有益的经历。自然,我迫不及待的看到我的书被印出来。

对未来的作者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和建议了呢?

有。我有些话想要说。请注意:你是怎样清楚明白地表达你的想法的,在写书的过程的前期要有有益的检查。在你的底层抽屉里的三百页的草稿上落上尘埃之前,你需要确信将要出版的东西有市场。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它至多能算个喜忧掺半的经历吧。最后一点,要坚持。你可能经常被拒绝,但这就是商业的一部分,所以不要感情用事。如果你的想法有价值,迟早有人会出版它们的。

Terry Quatrani

作为 IBM 公司中 UML 的倡导者, 根据 Grady、 Jim 和 Ivar 所说,Terry Quatrani 周游世界来宣扬可视化建模的好处。4 他是图书《 Booch 和 OMT 方法后记 》的合著者以及最佳畅销书《用 Rational Rose 和 UML 进行可视化建模 》、《用 Rational Rose 2000 进行可视化建模》、《用 Rational Rose 2002 进行可视化建模》的作者。

JH: 是什么激发你写《用 Rational Rose and UML 进行可视化建模 》?你如何开始想到写它的?

TQ: 在我 1993 年加入 Rational 软件公司之前,我在一家著名的技术公司工作,在那里我开始使用 OMT (该方法学是由 Jim Rumbaugh 和他的公司开发的)。然后,我成为 Rational 公司的技术代表。放弃使用 OMT 和矩形,转而使用 Booch 方法学和云朵形。在 1995 年至 1996 年, Rational Rose 自身没有很多文档。前一本书 《 Booch 和 OMT 方法后记 》需要更新,我被选择来做这件事情。从我作为一个技术代表和培训者的工作经历,我可以看出客户需要介绍性的入门书籍。一种如何开始使用这种工具这样一种类型的书籍以及一种怎样建模类新的书籍。读者需要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什么是 UML? 我怎样开始使用它?我怎样才能精通它?培训顾客带来了他们对书的需要和对我的关注,当书籍一出版的时候,我们就分发书籍和软件。这本书将客户吸引到 Rational 这个品牌,反之亦然。随着 Rational Rose 工具的成熟,这本书也随之成熟,因此我更新过这本书。

教程式的风格也奏效么?

是的,并不仅仅是第一本书。我的所有书都是教程式的指南,但是他们每个问题都包括为什么这样。它们其实是方法学和怎样做的结合体。

出版的过程比起你想象的是要难还是容易?

申请的阶段对于我来说很容易:需求很明显,几乎没有多少这个主题以外的文档,可是要求很高而且越来越高。所以申请变成了一个“戏剧性的”过程。就我写书的实际过程而言,我认为:“我可以做到,我为了谋生”。结果表明写书其实比生孩子还难。即便我想用文字解释我日常的工作都很难。写书更难。

评审及编辑阶段牵涉到与编辑和文字编辑以及评审员(评审技术内容)打交道,所有信赖的人都是我在 90 年代在 Rational 软件公司的同事。 Addison-Wesley 也将我的书寄出去评审。

书籍在你的人生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需要图书,我定购图书。我希望能够随身携带书籍,携带书签并且在书上记笔记。我现在正在读一本关于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的书,我可以把它带到游泳运动会上去, 一边等待观看我儿子在水中的二十五秒冲刺。我晚上的休闲方式不是看电视,而是倒一杯酒,坐在睡椅上看书,这样能够使我感到快乐。

你是怎样找出时间来写书的?

出书生涯和工作生涯是两件分离的事情。未来的作者需要意识到他们必须找那些属于他们自己的,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来写作。在工作日的晚上我都是关闭电脑的。

《用 Rational Rose 和 UML 进行可视化建模 》是畅销书,销量超过 100,000 份。这本书的出版对您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那是最酷的时光了。我在参加一个贸易展览会,一位绅士拿着一本卷角的书走过来说“您能够给我签字么?” 那真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当你走到一个书店第一次看到你自己的书在书架,当输入你的名字在 google 上得到 4,000 条记录,这些确实是很有价值的。但是,那个你的第一个狂热的爱好者是格外令人感到兴奋的。

有没有计划再写一本?

我正在为另一本介绍性的书籍的下一个生命周期的工作服务,这是一本关于 IBM 新产品的教程式的书: IBM Rational 软件体系结构。

您对未来的作者有哪些忠告?

是的,确信你所做的是需要的。

注释

1 & 2 《So Many Books, So Few Readers》 Edward Tenner著, The Boston Globe,2004年4月25日 。

3 《Going Up? The computer book industry is poised for growth》Judith Rosen 著 -- 2004年2月23日发表 。

4 那就是 Gady Booch, Jim Rumbaugh 和 Ivar Jacobson 。


相关主题

  • 您可以参阅本文在 developerWorks 全球站点上的 英文原文

评论

添加或订阅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static.content.url=http://www.ibm.com/developerworks/js/artrating/
SITE_ID=10
Zone=Rational
ArticleID=161844
ArticleTitle=回顾软件开发书籍
publish-date=0531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