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广大群众和企业对政府的期望越来越高。准备好了吗?

政府需要进行数字化转型,满足大众的需求和期望。大众希望政府机构具备私营企业那样的敏捷性和高效率,因此,政府机构必须采用新技术、新流程、新理念和新的人员技能,才能蓬勃发展。

颠覆性力量

多股全球强大力量相互交融,任何一家组织均无法独立控制局面,迫使政府组织者和服务提供者快速做出调整。

多股行业力量并存的局面已然形成

不断变化的气候

极端天气事件在可能性和影响力方面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1

过去 50 年中大气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幅突破历史记录;2017 年 8 月是137 年来第二个最热的八月2(英文)

城市化程度日益提高

城市人口每年新增 6500 万,2010 到 2030 年期间,年消耗量预计增长 150%3

到 2050 年,成熟市场中 86% 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但是基础设施无法赶上人口增加的速度,80% 的城市表现出承载能力脆弱的迹象4

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带来的不平衡

未来 10 年将有 10 亿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5

美国青年失业人口的年成本达到 250 亿美元6

到 2025 年,千禧一代在<br>全球劳动力中的占比将达到 75%7

复杂的地缘政治威胁和冲突

在 2016 年,全世界有 6,560 万人由于受到迫害、冲突、暴力或侵犯人权的行为而被强迫流离失所8

社会两极分化加剧,社会压力骤升;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潮明显抬头9

仅在美国的交通、能源和医疗行业,信息/实体系统就能推动生产力增长 1.5%10

特定于政府的颠覆性力量已然开始重塑整个领域

遍布全球的网络连接和流量

2016 年,尽管金融危机影响仍然继续,外国投资总额却达到 132 万亿美元,较 2007 年增长了 28%11

2016 年,跨境带宽的使用自 2005 年以来增长了 45 倍12

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培育的高素质、高技能专业人才数量可与发达国家或地区比肩13

经济脆弱性

到 2020 年,中国生成的数字信息量预计将占全球总量的 25%,较目前增长 13%14

2017 年,62 个富豪的财富相当于世界上 36 亿最贫困人口的财富总和15

虽然全球不平等现象依旧突出,但是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不平等程度正在下降16

新型智能技术

大众对数字技术的接受速度超过了政府和企业,但持续的分歧限制了数字带来的“红利”:法律和经济因素为全面数字化访问设置了障碍1718

技术进步(由标准化、模块化和自动化推动)和低廉价格正在促进深度学习大规模普及19

数据爆炸,不透明的决策

从 2016 到 2025 年,全球数据将增长 10 倍,达到 163 Zetabyte(2^70 字节)20

到 2025 年,全球需要分析的数据总量将增长 50 倍;60% 的决策者对于数据洞察没有太大信心2122

2016 年,23% 的美国成年人有意或无意地分享了“虚假新闻”23

数字技术

数字技术正在重新定义政府领域的未来,将会形成颠覆力量,产生超乎想象的影响。

人工智能和分析

  • 充当学习、决策和定制的引擎

移动技术

  • 无论身在何处,都能获得所需的洞察

API/微服务

  • 促进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共同创新

云计算

  • 支持生态系统突破传统环境的藩篱

区块链

  • 提高系统可信度,支持新业务模式

物联网

  • 利用数字数据强化物理资产,进而优化运营

网络安全

  • 将保护措施嵌入到系统中,揭示威胁
超本地化地理位置定位

超本地化地理位置定位

  • 支持洞悉周围的实时环境,推动采取行动

自动化和先进机器人技术

  • 执行日常的实体任务和知识任务

初期影响

颠覆性力量有能力塑造新的未来,影响政府、企业和市场。

选民影响:选民要求更高的生产力和更好的服务品质

选民要求更高的生产力和更好的服务品质

  • 数字技术普及率日益提高;到 2020 年,电子商务规模将达到 4 万亿美元,比 2016 年增长 111%24(英文)
  • 2017 年到 2021 年期间,全球政府每年的财政赤字将超过 3 万亿美元25(英文)

需求不断增长,政府虽然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是保持同步的能力各有差异

需求不断增长,政府虽然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是保持同步的能力各有差异

  • 在不同时期,需求增长的性质各有不同:
    • 在经济增长期,需要基础设施(例如交通、能源、水利)和更完善的服务
    • 在经济衰退或震荡期,需要社会支持与保护和/或与危机相关的服务
    • 在高度不平等时期,需要更高成本的服务
  • 从全球来看,2017 年政府生产力预估潜力达到 3.5 万亿美元,与全球财政缺口相当26

  • 2005 年到 2015 年期间,政府预算占 GDP 的比重仅增长了 4%27

政府公信力下滑

政府公信力下滑

  • 2017 年,75% 的政府不受公民信任,公信力一直低于媒体、企业和非政府组织28(英文)

  • 97% 的《哈佛商业评论》的调研受访者担心企业和政府可能滥用他们的数据29(英文)

政府影响:生态系统新角色、跨界联盟和业务模式的普及程度与影响力大大增强

生态系统新角色、跨界联盟和业务模式的普及程度与影响力大大增强

  • Yara Co.是 SAGCOT(坦桑南部农业发展走廊计划,斥资 34 亿美元建设协同创效生态系统)的组织但非管理成员,实现销售增长超过 50%30(英文)

  • 越来越多由技术专家构成的国际政府组织正在积极参与监管合作活动31(英文)

公私合作(PPP)对系统创新的资金支持力度越发加大

公私合作(PPP)对系统创新的资金支持力度越发加大

  • 成果导向型的公私合作主要集中于城市基础设施方面,表现出更高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强度32(英文)

  • 欧盟的“地平线 2020”计划安排的预算将近 770 亿欧元,其中 27 亿用于建立“欧洲创新委员会”33(英文)

人才是政府机构履行使命的根本,是经济竞争力的保障

人才是政府机构履行使命的根本,是经济竞争力的保障

  • 51% 的全球高层领导表示,在当地劳动力市场找到具备合适技能的人才是他们面临的与技能相关的最大挑战34(英文)

  • 84% 的政府高层领导认为政府应该对从业者技能承担主要或全部责任35(英文)

  • 61% 的政府高层领导努力使劳动力队伍的技能跟上技术快速进步的步伐36(英文)

社会影响:自然灾害与人为破坏的发生频率和严重性与日俱增

自然灾害与人为破坏的发生频率和严重性与日俱增

在过去 30 年间,与气候有关的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达到 2.1 万亿美元;
但在 2006 到 2016 这十年间,灾害造成了 1.4 万亿美元的损失37(英文)

某些政府追逐短期利益胜过长期规划

某些政府追逐短期利益胜过长期规划

2015 年研发支出占 GDP 的比重38(英文)

  • 以色列和韩国以研发支出占 GDP 的比重超过 4% 而处于领先
  • 美国的这一比重为 2.8%
  • 中国为 2%

系统性的物理风险和网络风险逐渐增多

系统性的物理风险和网络风险逐渐增多

  • 2017 年 10 月,超过 13% 的网络攻击将政府和/或军事组织作为攻击目标39(英文)

  • 2017 年,1,300 多次恐怖袭击导致 8,400 多人丧生40(英文)

紧迫挑战

了解短期的行业挑战,
并采取应对行动以保持竞争优势。

安全有效地提高公民服务的质量

  • 公民更希望通过设备屏幕实现移动和语音互动
  • 公共服务人员需要接近实时地访问相关信息,以及用于处理复杂互动的直观功能
  • 不太熟悉数字技术的群体需要在公共服务中与真人进行交流
  • 身份保护需求日渐强烈,刺激了区块链支持的身份标准和服务的竞争
  • 选民需要更高的透明度以及政府履行数据责任的证据

采取新的合作方式,适应新趋势,加速创造公共价值

  • 地方政府带头采用云支持的生态系统和平台模式
  • 公民和企业越来越多地在数字社交空间进行互动,实现协同自治
  • 政府部署人工智能和认知系统,通过直观模式增强理性模式
  • 政府机构加大对新的生态系统模式的参与和尝试力度,以便利用更广泛的生态系统能力和更准确的目标干预措施

认真负责地解决物理和网络威胁与漏洞

  • 更多情报领域以外的机构认识到需要专家系统和多学科能力41
  • 业界和政府领导认为,网络安全是未来 5 年国家经济面临的最大战略风险之一
  • 政府寻求在生态系统中开展系统合作的新模式,以便推动获取关于系统性风险的新洞察
  • 随着传统系统越来越难以为继,对于业务连续性、灵活性和替代方案的需求大大增加
  • 随着利用信息/实体技术的新模式不断涌现,人们要求政府通过合乎道德和负责的方式使用这些新模式,开展广泛的互动和富有意义的对话

发展机遇

技术带来的机遇助力企业从容应对各类紧迫挑战,
信心百倍地参与市场竞争。

通过数据实现超本地化,推动社区创造价值

利用超本地化渠道,提高公民参与度

从公共和私营领域的数据中获得更大价值,同时最大程度降低成本

通过公私合作,减少贸易中的权衡取舍问题

通过系统化的协作,确保贸易流的安全

通过贸易共同体生态系统促进合作共赢

扩大并增强情报优势

安全地融合开源和封闭数据,大规模丰富情报

在改进系统学习能力的同时,提高获得洞察的速度

立即开始评估贵公司的准备情况

与选民的关系

与选民的关系

  • 如何为大众和企业营造无缝的“政府体验”,就像政府不存在那样?
  • 我们如何将各级政府与私营领域的作用“融合起来”,以便负责任地充分利用新时代的无限可能?
生态系统战略、资源和政策

生态系统战略、资源和政策

  • 政府如何提高生产力,以抵消大量内包工作安排所产生的更高的中长期成本?
  • 我们如何在政策中体现民众和企业的呼声,共同创建更健康、更幸福的生活环境?
快速响应的机构能力

快速响应的机构能力

  • 假设在未来:解决失业问题远比创造更高价值的岗位更迫切 — 政府现在可以采取什么措施?
  • 采用机器和人工智能系统可带来什么优势、影响和道德约束?

采取行动

联系行业专家

Sreeram Visvanthan

政府领域
常务董事

Julia Glidden

政府领域
全球总经理

Dan Chenok

政府业务中心
执行董事

Madhav Ragam

亚太地区
政府和医疗保健行业副总裁

Shue-Jane Thompson

网络安全与生物识别领域
副总裁兼合伙人

Dave Zaharchuk

IBM 商业价值研究院
研究总监